相关文章

宁溪灯会独二二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cyswh.com/

《作铜锣》(摄于2018年)王敏智/摄

灯影璀璨(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)金仁贵/摄

舞狮(摄于2010年)王建国/摄

春寒料峭,宁溪古镇的人群依旧熙熙攘攘。那条有千年历史的直街,早已挂满了各色传统灯笼,洋溢着节日的喜庆。

“六街花灯广铺地,八宅锣鼓音盖天”,于宁溪而言,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,并非春节,而是“二月二”。

宁溪“二月二”灯会始于南宋,是集民间歌舞、民间音乐、民间戏曲、民间杂耍、民间游戏等民间艺术活动为一体的大型活动,如今已被列入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。“中华元宵皆三五,宁溪灯会独二二”,全国各地灯会一般都在元宵节,宁溪却是“二月二”。

“宁溪地处西部山区,以前交通不便,如果也在元宵节举办灯会,大家肯定会选择去其他地方看,就没有人来宁溪了。”宁溪镇文化站站长王建国说。

二月初二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,传说是龙抬头的日子,又被称为春耕节,意味着万物复苏,春耕即将开始。宁溪山水资源丰富,农业发达,举办“二月二”灯会,不仅让百姓过完“二月二”可以安心劳作,更有祈祷风调雨顺、今年有一个好收成的美好寓意。

事实上,宁溪“二月二”灯会并非限于二月初二,通常初二上灯,初八落灯,会根据黄历提前或者延后,这期间每晚迎灯。其中,初二这一天还要闹街,初四大迎。此时,宁溪八宅都会在自己宅的中心地段竖立灯柱,高高地挂上九盏灯笼,即九连灯,让人远远地就能看到。这也意味着灯会开始了。

灯会期间,家家户户门口都要贴春联、挂彩灯。彩灯有纱灯、提灯、玻璃宫灯、荷花灯、稻矮灯、走马灯和各式各样的动物灯。灯会前后,八宅还会邀请戏班做戏,至少做三夜。因而,在宁溪还流传着一句话:“有囡嫁给宁溪街,一年三八廿四夜。”

初四原是宁溪集市日,附近群众都会到宁溪街赶集,遇上灯会大迎,是最热闹的一天。这一夜,各宅都会组织人员参加迎灯,敲锣打鼓、舞龙舞狮、抬阁、闹湖船……传统节目轮番上演,精彩纷呈。迎灯队伍沿街缓缓地游一周,需要两三个小时。

热闹的迎灯会后,夜安静了下来,大家都准备睡觉了。这时,《作铜锣》登场,沿街游奏。打击乐器、丝弦乐器、吹奏乐器等十多种乐器一起演奏出的古乐,穿过老式木屋,由远及近,再由近及远,舒缓又缥缈,似催眠曲一般伴随着大家进入梦乡,这也是很多老宁溪人的回忆。

《作铜锣》亦称《祝同乐》,是一种大型器乐合奏曲。乐队所需人数少则二十几人,多则不限。相传此乐在南宋时已有,为宁溪王氏第十一世祖王所所作,在宁溪世代相传。

88岁的王俊从是《作铜锣》的传承人之一,负责《作铜锣》的敲鼓。他说:“我的叔叔以前是《作铜锣》的主鼓,小时候的每年二月初四晚上,我都会跟在叔叔身后,看他沿街游奏。那时起,《作铜锣》便留在我的脑海里。”

1962年开始,王俊从正式参与了《作铜锣》的演奏。起初,他丝毫不会,也没有谁能教他。儿时的记忆涌上心头,他将《作铜锣》哼唱了出来,再慢慢琢磨,在家练习几天之后,便和其他人一起集体演练,之后才慢慢上道。就这样,他一敲就是五十多年。

“我从小就喜欢《作铜锣》,会一直坚持下去。”王俊从说出了宁溪人的心声。传承人之一王克忠也说:“这是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文化,我们应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将它传承下去。”

如今,《作铜锣》被列入了台州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,参加《作铜锣》演奏的人也越来越多,演奏的乐器也越来越丰富。“只要有人喊一声,不管是刮风下雨,大家都会聚集在一起演奏。”王俊从说。

这些年,随着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开展,《作铜锣》的演奏有了更好的平台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来。同时,《作铜锣》还走进了校园,他们从孩子抓起,让非遗传承下去。

“二月二”灯会时,宁溪街家家户户都会宴请客人。久而久之,宁溪民间就有“灯会时家里没客人就不像一户人家”的说法,甚至还会出现“叫客难”的情况。

宁溪有一句俗话:“芥菜剥了剩个蒂。”说的就是灯会时贫穷人家的境况。要是家境尚好,那又是另外一番情景。王俊从的父亲那时拗豆面谋生,家境还算可以。在他的记忆中,每年这个时候,家里就早早地开始叫客了,还会提前准备好整桶闽笋。每逢二月初四,家里宾客盈门,吃饭都得好几桌。

过去,在外吃住靠亲戚。二月初四,前来赏灯的客人们都会住在宁溪的亲戚朋友家。“我家里只有一间房子,二月初四有客人来,我们都把床让给客人,自己打地铺,一夜就这么将就。”今年71岁的宁溪人王苍清说。

家在上郑乡下庙村的罗雄飞今年62岁。上世纪80年代末,每逢二月初四,他总是早早地起床吃过早饭,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来到宁溪街。再往前追溯,在没有自行车的时候,他也曾步行一个半小时,只为了赶赴二月初四晚的这场迎灯盛宴。看完迎灯后,已是夜深人静之时,他便住在姑姑家,第二天才回上郑。

相比而言,王建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那时,他还住在老家上郑乡下余村,虽然久闻宁溪“二月二”灯会大名,向往已久,可是他在宁溪街没有亲朋好友家可以借宿,无缘欣赏二月初四晚的迎灯盛况。他就在白天乘坐“小三轮”,一路颠簸四十多分钟赶到宁溪街,哪怕是看一看白日里就已经十分热闹的人群和彩灯,仿佛也能感受节日的气氛,弥补心中的遗憾。“一辆车总是挤满了人,那时也没有超载概念,胆子大的挂在车外。”回想起昔日的场景,王建国有些唏嘘。

虽然是历代相传的传统习俗,但是宁溪“二月二”灯会也因故停办过多年。直到1985年,在当地群众的千呼万唤下,“二月二”灯会才重新回归。

那年的二月初四,天下着小雨,但是大家热情不减,都坚持到了最后。“我们兴致都很高,没法撑伞都湿透了,却很开心。”王苍清说。

最让宁溪人念念不忘的,当属1999年了,那也是1949年以来,宁溪迎灯规模最大的一次。宁溪当地发动了机关单位、学校、工厂等,布置了很多大型彩车参加游街。大家自己书写对联,自己制作各类动物灯、走马灯,忙得不亦乐乎。

那一年,参加迎灯游街的以中老年人和孩子为主,青壮年们自发维持秩序。王真真那年13岁,念小学六年级,也是迎灯队伍中的一员。她说:“家里为我做了一盏传统的花灯,有六面,每面都有一幅画。那夜还下着小雨,我们头戴瓷娃娃的头套,提着灯笼参加迎灯。事隔二十年,但是回忆起来,历历在目。”

虽然交通不便利,但是那年二月初四晚,到宁溪参观迎灯的群众多达十万余人,还有很多人从温州等地专程赶来。在私家车不常见的年代,前来观灯的车辆不仅停满了宁溪街周边的工厂、学校,还从宁溪街排到了柔极岭山洞口,盛况空前。

赋予 “二月二”灯会 新的生命

大型灯组黄岩蜜橘(摄于2018年)王敏智/摄

一方山水养一方人,宁溪“二月二”灯会传承约八百年,见证了宁溪古镇的历史,留存了宁溪的文化印记。

然而,传统形式的“二月二”灯会虽然承载了大家的记忆,但是也存在很多弊端。如何结合时代特征,赋予传统节日新的生命,成为宁溪镇党委政府一直以来探索的问题。

直到去年,S325(82省道)延伸线黄岩北洋至宁溪段公路正式通车,为“二月二”灯会带来了新的契机。从正月十五至二月十五,宁溪镇灯火璀璨。很多大型灯组分布在一溪、两岸、三桥、十街,采用传统手法与现代3D水幕光影科技相结合的艺术展现形式,将古镇宁溪、民俗文化、灯彩风貌精彩呈现。

这个新的尝试,不仅拉长了活动时间,分散人流量,更是首次把当地特色产业——节日灯元素融入传统节日中。灯彩项目,满足观众审美要求的同时,传承和宣传了宁溪的文化,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,更促进了宁溪的全域旅游。

今年,宁溪镇继续探索,在去年的基础上,着重打造老街区。

直街历史悠久,始建于南宋年间,曾有过辉煌的历史,是永嘉、乐清、仙居、临海和黄岩边界土特产、农副产品和手工艺品交易的集散地。街上有一条约十米宽的水渠,被称为“大路圳”。过去,渠北大街供行人来往,一旁遍植桃树。渠南种有一排桂树,专门作为牛羊往来的通道,后成为小街。“东边桃红柳绿,西边丹桂飘香”,描绘的便是直街的风貌。

这些年,宁溪镇启动直街历史风貌改造项目,对老街两侧住户的生活污水进行统一截污纳管,挪开铺设在直街水渠上的空心板,清除渠道淤泥,用溪石铺底砌墙,再从黄岩溪引水而入。沉寂多年的古渠重见天日,两岸的石砌栏杆、仿古路灯素雅沉稳,老街流水、游鱼嬉戏,历史中繁华热闹的景象得以重现。

如今,街上及周边历史建筑依然成片,保留着跑马楼、天香堂等多处百年老宅,诸多古居的斗拱、梁柱、装饰都透出悠悠古韵。跑马楼成为宁溪历史文化陈列馆和老区公所文化礼堂,天香堂成为宁溪图书馆,都诠释了时代赋予的新使命。

“‘二月二’灯会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,结合灯会打造老街区,不仅挖掘和弘扬了宁溪的传统文化,还可以留住宁溪人记忆中的乡愁,从而进一步促进乡村振兴。这也是赋予传统节日新的生命。”宁溪镇党委副书记、镇长杨毅说。